1. <td id="qey9r"></td>

    2. <table id="qey9r"></table>
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起名首頁 > 起名資訊 > 戴安瀾給子起名復東 實為滅東洋之意

      戴安瀾給子起名復東 實為滅東洋之意

          1938年,戴安瀾率領國民黨第五軍駐扎全州,戴藩籬亦跟隨父親在這里住了三年。那三年是父女二人相處較多的一段時光。但所謂“多”,真正相處的時間卻少得可憐。“因為父親工作很忙,一直在打仗,經常要跑來跑去。平時跟我們聯系也很少,禮拜六回來,吃完飯又走了。”
        “父親工作很忙,思想中想到的總是國家,就想怎么能讓國家富強,不要有敵人侵略。”愛國將領戴安瀾將軍之女戴藩籬30日接受記者專訪時說。

        2012年是抗日名將戴安瀾殉國70周年,為緬懷這位戰功顯赫的“海鷗將軍”,其所在的國民黨第五軍200師成軍地及戴安瀾魂歸地——廣西全州,在第二屆湘山文化節期間舉辦了大型紀念書畫展。

        自從戴安瀾殉國后,時隔70年再次回到全州,戴藩籬依舊記得曾住過的地方。她說:“那里叫蔣家果園,是一個種水果的地方,當時我們就住在那里。”

        1938年,戴安瀾率領國民黨第五軍駐扎全州,戴藩籬亦跟隨父親在這里住了三年。那三年是父女二人相處較多的一段時光。但所謂“多”,真正相處的時間卻少得可憐。“因為父親工作很忙,一直在打仗,經常要跑來跑去。平時跟我們聯系也很少,禮拜六回來,吃完飯又走了。”

        在戴藩籬的腦海里,一直存在著兩個不同的父親形象,一個是親身相處了6年的真實的父親,另一個是從書信、文獻資料、以及他人敘述中了解到的父親。

        “那時候我才三、四歲,與父親相處的時間也不長,基本沒什么印象。只記得他總是很慈祥,見到我們都是笑嘻嘻的。但是你要去找他,他就會說‘我很忙,你們自己去玩’。”

        而說到與父親相處最愉快的一段時光,莫過于戴安瀾在昆侖關大戰負傷后去桂林療養的一段經歷。“那時候途經一個山坡,山上有很多映山紅,很好看。父親就說‘我們下車吧,拍點照片’。我們就這樣跟著父親一起,在山邊慢慢走著。”

        如今歲月變遷,這段記憶也成了戴氏子女憶起父親時最美好、快樂的時光。

        1942年,戴安瀾率領遠征軍取得同古大捷、收復棠吉后,在緬甸邊境突圍戰中犧牲。但其對軍隊的熱情和對國家的熱愛卻始終感動著子女。

        1951年,16歲的戴藩籬也加入部隊,并成為“抗美援朝”中的一員。“我覺得潛移默化的,受父親的影響也有關系。”戴藩籬說。

        如果說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是忙碌,那么長大后,通過看父親的事跡,戴安瀾在女兒的心目中則成了一位不折不扣的大英雄。

        “父親說過,人我之際要看得平,平則不伎;生死要看得破,破則不懼;功名之間要看得淡,淡則不求。這是做人的高規格,而他本人也是這樣去做的。他真的就是像古代的岳飛,還有其他英雄一樣,總是把國家置于最重要的地位。就連給我們取名字,也都和抗戰有關。哥哥叫復東,取覆滅東洋之意;我叫藩籬,意思是國家的屏障,擋住日本人的侵略。”

        但無論戴安瀾的形象多么偉岸,受到多少人的千古歌頌,在女兒戴藩籬看來,他還是那個和其他千萬個普通父親一樣,是一個對子女充滿關愛的爸爸。

        “父親到緬甸以后,曾經寫回來一封信。他在信中提到我要雙皮鞋,但是他們現在在打仗,沒有時間給我去買,但是打完仗以后一定會給我買一雙皮鞋。雖然這個情節我已經不記得了,但是看到那封信后,我還是能感受到父親對我的愛,只是戰爭讓他當時無法分身。”

        在紀念戴安瀾將軍殉國70周年的書畫展上,戴藩籬用布滿皺紋的手,指著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告訴記者:“這是父親,母親,弟弟,旁邊的這個就是我。”今年已經77歲的戴藩籬對著照片,眼睛久久不能移開。

        照片上戴安瀾英姿勃發,妻子、兒女相伴一旁。如今,斯人已逝,關于信中的那雙皮鞋,卻成了戴安瀾對女兒永遠無法兌現的承諾。
       

      客服中心
      99精品全国免费观看视频

        1. <td id="qey9r"></td>

        2. <table id="qey9r"></table>